一架特殊50年代德国老钢琴被克拉维克技师修复

导读:2019年10月前夕,全国政协完成了一件具有纪念意义的一件事情。年初,为了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献礼,全国政协决定修复一架具有历史文化纪念意义的一架钢琴。 这架奥古斯特...

2019年10月前夕,全国政协完成了一件具有纪念意义的一件事情。年初,为了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献礼,全国政协决定修复一架具有历史文化纪念意义的一架钢琴。

这架奥古斯特.福斯特(AUGUST FORSTER)品牌的德国钢琴,是20世纪50年代是周总理特批为全国政协举办重要外事等活动,用外汇购买的。岁月流逝,这架老钢琴静静躺在全国政协礼堂的角落里,外壳开裂、琴弦断裂,失去原有光彩。

几经辗转,为全国政协修复钢琴的任务落在了林明飞和6名乐韵钢琴有限公司的同事肩上。

乐韵钢琴公司的克拉维克生产基地技师小分队受全国政协委托后,从2019年5月至9月,总共耗时近4个月,提出修复方案7次。

公司技术部部长,韩籍欧洲钢琴专家李炳男第一眼看见钢琴,就吃了一惊。

微信图片_201911011122403.jpg

由于年代较久,眼前这架钢琴损毁得实在厉害:哆来咪发唆弹不出来,琴键上不少象牙材质白键皮不知所踪。李炳男拿扳手拧了拧弦轴板上的弦轴钉,手一松,扳手就退了回来。老化的弦轴钉完全拧不紧。

“但钢板设计、木材和毛毡都是很好的,是值得一修的好钢琴。”李炳男说。

全国政协办公厅六局原局长卫元琪曾在大学教过钢琴,对钢琴颇有研究,也是这次钢琴维修的联系人。

听他介绍,这架奥古斯特福斯特九尺三角钢琴用料相当考究,全手工制作,音板材选用的是生长在海拔800米以上、生长环境气温5摄氏度左右、树龄80年以上的云杉树,键盘采用的是象牙材质,黑键是乌木材质。

这正是问题所在:经过半个多世纪,今天钢琴制造的原材料、制造工艺和当年都有所不同,这大大增加了修复难度——

老钢琴是一字螺丝,现在钢琴都用十字螺丝;老钢琴弦轴钉直径6.05mm,现在通行的弦轴钉是6.95mm和7.05mm规格;现在琴弦长短和直径大小与这架钢琴不匹配;老钢琴的白键皮是象牙材质,由三段拼接而成,当下主流的白键皮材质是有机玻璃,一体成型……

不过,这难不倒这支由1名韩籍欧洲专家和6名中国专业技术人员组成的修琴小队。

微信图片_201911011122402.jpg

负责喷漆的工人技师吴传朗被折腾得够呛。他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张钢琴顶盖的照片,写道:“真想把这块巧克力吃下去。”原来,现在的油漆涂上去,会很快和钢琴本来的油漆发生化学反应。几经试验,吴传朗只得将钢琴原有的漆刮掉再涂上新漆。

象牙早就禁用了。新的有机玻璃材质键皮与旧的象牙键皮厚度不一。33岁的费苏萍将55个白键皮一个个用砂皮纸慢慢地打磨,厚度相差不到一毫米。单一又枯燥的工作,将这位青年修琴师的手指都磨出了水泡。

“要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九点,整整五天。全靠大家帮忙。”费苏萍指了指身边的林明飞道。

“礼堂一旦有会议,我们只能晚上修。累了的时候,我们相互开玩笑。”负责音板修复和整琴装配的费小林说。

最后的精调由技术部长李炳男出马。一遍调下来,基本都要两个多小时。为了调出这架旧钢琴最佳的音调,维修时,李炳男前前后后调试了至少10次。

当维修完成,卫元琪为乐韵的钢琴工匠点赞,他坦言,能让这架老钢琴重新弹奏出这么美妙的琴声,实在是件不简单的事。

刚走进礼堂时,负责拨音、调律的林明飞在这架钢琴前战战兢兢,她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这件“文物”弄坏了。

“现在回想,我们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。”林明飞说。

微信图片_201911011122401.jpg

在乐韵公司近年倾力打造的高端品牌K.CLARA克拉维克,已经充分展示了“我们已经是具有专业水准的工匠团队”,金总自豪的说道。

林明飞进厂时,跟着丈夫从给钢琴挂弦干起。后来上门给客户装钢琴,总有人问能不能帮忙调音。于是,上进肯干的她主动跟着李炳男学习,慢慢摸索如何给钢琴调律、拨音。

关于克拉维克

K.CLARA克拉维克作为高端钢琴制造业的佼佼者,不仅是“中国乐器行业50强暨钢琴10强”企业之一,还成为“2018联合国世界地理信息大会”的指定用琴,并在2013-2015年两次登上CCTV《新闻联播》,2019年又获殊荣“社会公益先进奖”和“功勋奖”,5月又加入国家战略背景“长三角老字号品牌汇”战略合作伙伴。已经成为中国钢琴行业又一颗闪耀的明星。

华尚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:1308654573@qq.com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关键词:
分享:
上一篇:【中国文化 影响世界】走进国际书画名家--梁启清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